拧发条鸟

闲来看看书,打打牌,追追剧,练练书法,码码字。

Hollow:

I'm going to die of love for you.

可爱的兔兔猫:

20年前的3月3日,杜拉斯去世了。杜拉斯的一生,都在抗争,以写作与爱情。她在66岁的时候,征服了不满27岁的大学生杨·安德烈亚,后者陪他度过了人生最后16年;在快70岁的时候写下了那本广为流传的《情人》,那个15岁少女和中年男人的故事。
虽然相比老年备受摧残的容貌,我更爱她年轻时候的容颜。然而杜拉斯以旺盛的生命力告诉我们,只要你内心丰富的情欲世界奔突不止,你就不会随着年纪老去而熄灭。就像她曾经对最亲密的女友说:“真奇怪,你考虑年龄,我从来不想它,年龄不重要。”

幻想自己是杜拉斯一样的殖民地少女

记忆中开始学外语的时候

    这一周休假在家,因为喜欢的明星藤木直人下月要来上海开演唱会,所以就狂补日语,在家拼命学习日语,因为是对一种不熟悉的语言从无到有的学习过程,容易让我回忆起同样初学英语的时光。

    我念的小学在上海郊区,我那一届是上海最后一批三年级开始学习英语的小学生,从我下一届开始就是一年级开始学英语了。

    印象很深的是我当时学习的老教材,很有趣,教材中的人物我至今印象深刻,有Peter,Linda,Mary,那些插图都很洋气,和搞笑画风的牛津教材全然不同。那时候配套的还...

Vietnam

是越南啊

反正现在处于三不管的地带,那就消极怠工好了。🙄

很久没见他,终于和他坐下来聊天。
他说gay老总很喜欢他,不排除牺牲点什么的。
我说要有底线的。
但是我也无法评判。

看歌词简直要哭

此生多勉强
此生多寒凉

是不是生活太艰难
还是活色生香
我们都遍体鳞伤
也慢慢坏了心肠
你得到你想要的吗
换来的是铁石心肠
可曾还有什么人
再让你幻想
大风吹来了
我们随风飘荡

2017.10.21
和一个瑞士lady兜上海

1 / 12

© 拧发条鸟 | Powered by LOFTER